火狐全站app

+

海外代购水有多深 记者暗访代购发货链条(图)

发布时间:2022-05-21 04:25:12 来源:火狐全站app 作者:火狐首页

  “青岛妈妈群海外代购事件”风波仍未停息,这些因为熟人信任而购买所谓海外母婴用品的妈妈们,由质疑到步步深扒并得出惊人结论:微商口中的海外直邮产品竟然来自国内某地的一个仓库。

  她们至今心有余悸,但朋友圈满屏的代购信息仍是真假难辨。随着海外产品国内走俏,大量的微商、代理、代购奔赴而至,利益诱惑以及低门槛之下,有的代购商带着低价买进的假货去国外转一圈便可提高价格,成本极低的产品经过快递单号、海外购物单的包装身价立即上涨……记者暗访代购发货链条,其中真相往往让人瞠目结舌。

  自2016年4月8日起,我国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并调整行邮税,新税改带来的积极影响仍待“落地”,长期来看或许将促进海外代购行业重新洗牌。

  春节期间,人们开始纷纷更新自己的化妆品、服装配包等,代购迎来旺季。朋友圈的视频里经常可见类似代购直播:凌晨六点,韩国首尔温度零下,新世界百货店门口的人群一直延伸到了外面的广场,黑压压一片。店门一开,他们尽可能多地抢购商品。然后就是想尽办法通过机场检查带回中国。

  澳大利亚的奶粉和保健品、美国和日韩的化妆品、法国的服装,这些在“口口相传”中被赋予了神话般魅力的产品一度成为国人争抢的对象,加上微商、海淘等电商形式的崛起,海外商品代购成为当下一个最火的词汇。

  阿里研究院发布的《2016年中国县域跨境电子商务报告》显示,近几年中国跨境电商逆势增长,2015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4.8万亿元,同比增长28%,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有望达12万亿元。而且人们境外商品代购的地域范围越走越广,一个更直观的数据,新增买家数相当可观的俄罗斯和巴西,新增中国买家数量之和达3.5亿,超过美国人口数量。

  做了3年代购的思思并不包括在官方统计数据之内,社交零售的诞生,让她可以通过微信朋友圈中的社交资源打开市场。她基本上每个月两次飞韩国,逛遍各大免税店和商场,“人肉”带回客户订购的商品,这种依靠朋友信任和免除了各类税费后的销售方式十分火爆。

  自然,思思见惯了需求量的疯狂。今年春晚,主持人董卿的口红上了热搜,订单量持续增长,以至于思思年后紧急安排了一次去韩任务,凌晨三点出酒店排队,依然看到很多商店宣布断货。

  韩国贸易协会和化妆品行业最新统计称,韩国化妆品在华市场份额达22.1%,韩国仅次于奢侈品牌发源地法国成为中国第二大化妆品来源国,而代购在其中就占据了将近一半的份额。

  思思这样的代购者在巨大的需求面前如同雪球般越滚越大。目前定居澳大利亚的陈航偶尔也会帮国内的亲戚朋友代购,在超市里,眼见4名亚洲面孔的人“狂扫”50多罐婴儿奶粉,就连尚未摆上货架的3箱奶粉也被显然是同一伙的人“盯守”住了。

  2016年7月初,澳大利亚一档名为“ACurrentAffair”的电视节目做了一期热门话题——探讨中国代购,震惊了全澳大利亚。报道中引用了一组调研数据:全球代购的市场规模大概为150亿澳元(约750多亿人民币),而在澳大利亚本地从事代购的人数约为20万,其中中国代购占大多数。

  而以Swisse和Blackmores为代表的澳大利亚保健品品牌强势崛起,背后的主要推动力就是澳大利亚庞大的代购体系,Swisse曾公布过一个数据,其销量有30%~40%来自于中国。

  代购的增多使得这个群体鱼龙混杂,一些微商等待信任基础扩散稳定了以后,为了保证赚钱发货开始寻找不那么靠谱的供应商。

  在一个青岛妈妈群里,因为同为母亲大家经常一起讨论火爆的海外母婴用品,从事代购工作的妈妈也会推荐自己的产品。逐渐有人发现从一个妈妈那里拿回来的产品与之前的海外正品略有不同,一番追查后才发现,她所咬定的从海外亲戚那里直邮的产品竟然来自徐州的仓库。

  在从自己信任的朋友那里购买的母婴用品出现了问题后,这些青岛妈妈们组建了一个新群,其中的买手多是一起经历了代购风波的妈妈,她们愿意相信:被信任打击过后便不会再背叛信任。

  事实证明这相当困难,即使足够谨慎也很难在水如此之深的代购行业独具慧眼。面对群里不断更新的代购消息,兜兜妈妈对很多信息存在质疑,“杀熟是微商与生俱来的特质,深谙买家心理的他们会想尽办法让你相信我的货最真”。

  为了让买家相信自己的商品确实为正宗外国货,一些代购者会提供全套的“证明材料”。

  经过朋友的帮忙介绍,记者以代理的名义暗访到在广州拥有高仿鞋工厂的小杨,他们仿造的全是国外一线大牌,每天从他这边拿货的代购厂家不计其数,“我们把货给了他们,他们先把包邮寄到国外,再从国外把包给消费者邮寄回来,说起来是挺折腾的,可是利润大呀,国外转一圈身价立马涨好几倍”。

  就在几个月之前曝光的“莆田鬼市”,一些厂家更加省事儿,小票以及物流单号全是厂内自制的,通过这些可以查到物流运行路径甚至是生产批次,然而这些全是假的。

  2016年随着移动端直播的兴起,代购直播成了最受欢迎的方式。个人代购者把自己的航班信息、经国外商店采购、人头带回或者国外发货的过程全部直播出来,以此力证自己的“清白”。

  兜兜妈妈在韩国生活过一段时间,每天清晨大批举着自拍杆拥入各大免税店、专柜的代购人群成了商业区一道独特的风景。“很多人只是绕着商场转一圈,并没有购买实物,却依然可以在朋友圈里发布各种出售商品,怎么来的?产品其实都是国内的”。

  即使那些直播了付款过程的产品也不一定保真,“韩国大部分店面都是三天内可以免费退货”,一些代购在直播结束后退回部分真货,然后掺杂假货一起卖给顾客,这样的事情兜兜妈妈见过不少。

  在澳大利亚生活多年的陈航每次去超市采购都会看见蹲守在外面专门收购空奶罐、保健品盒子的,“在墨尔本一些偏僻地方存在一些造假工厂,这些货物大部分流入华人礼品店。一些代购每天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进店里,跟营业员说出需要的货品,填好邮寄单发到国内,翻手一分钟赚几千人民币”。据陈航描述,像这种店,一般自家有华人快递公司,国际快递费低到惊人,一公斤才五美元起。

  当地新闻显示,2015年下半年澳大利亚打击了一个造假团伙,药品保健品造假价值几百万。

  甚至是一些心思不良的外国人也捕捉到商机。小杨公司有一个长期合作的奥地利人,他从网上收集一些最近流行的品牌和款式,然后找到小杨帮忙生产,之后统一打包发给俄罗斯那边的接头人。俄罗斯那边的接头人再重新进行包装,从俄罗斯出口到法国英国等国家,最后进到各品牌的专卖店里销售。

  最后这些改头换面的商品大部份都会被到当地旅游的中国人高价买走,或者是一些合作的代购以国外正品的价格卖给中国的买家。

  “境外一些免税店或美妆店也会有假货,他们打折的力度非常大,甚至有些国家的商家在门牌上用本国语言写着谢绝本国人入内,一些代购会直接从里面拿货”,兜兜妈妈说。

  即使距离青岛妈妈群对不良微商的集体大声讨已有一段时间,当时率先揭露问题提出质疑的几个妈妈依然没有得到她们期待中的解决方案。对方的理由看上去似乎合理,“你既然质疑我的货有问题,那就拿出证据”,然而取证是如此困难。

  去年的“双11”、“黑五”促销大战中,跨境电商成为重要参与者,同时也是消费者投诉的重点领域。但是电商平台规定,海外代购商品申请退款,需要出具原厂的鉴定证明、品牌商鉴定报告或者工商局假货没收函。

  然而实际上,为了避税,代购者通常不提供采购发票,而且许多国内品牌不提供产品鉴定服务,消费者就难以证明商品是否符合相关质量以及使用标准。

  相比于海外直邮来说,国内现货可以免去漫长的等待时间,然而事实证明,国内现货多数存在问题。

  “尤其是那种朋友圈图片中显示他们拥有一个大仓库、囤积了大量的多种多样的商品,甚至很多是国外经常断货的热销品”,陈航提醒说,“比如,澳大利亚人口一共两千多万人,奶粉保健品等生产数量有限,真正囤货的人也是想要提高利润,因此对于那些大量囤货且价格还要便宜的产品一定不要相信”。

  对于奶粉、保健品等的购买地点,首选国外大型超市、商场,其次是正规药店,尽量不要在小礼品店或者偏远地区的小商店购买,要记住国外也有假货。另外采访中,有人提醒,“如果有经济能力,一些产品可以选择欧洲代购,虽然价格高些但是质量相对有保证”。

  对于韩国的彩妆和保养品,有知名韩国达人列出8个条件,指出如果符合半数以上,就有很大的可能是贩售仿冒品的美妆店,千万不要上当,包括:店名写着中文、一间店内卖很多家不同公司的产品、价格超低3~7折、只卖给外国人不卖韩国人、不给开发票、自称是批发店,但却可以买单罐、开在观光闹市区,如:梨大,东大门,明洞等,或者专门接待旅游团、说是外国人免税店,但结账时却不用输入护照及航班资料的。

  国外很多免税店都是限购的,比如在韩国一些口红等都是一张护照只能购买有限数量的产品,非本土产的奢侈品包等必须到出发时在机场店内取货。因此,对于那些直播自己一次性买了上百件热销化妆品或者直播买到了奢侈品包并放在酒店里跟大家展示的这种代购一定不能信。

  有网友提醒大家,不要相信一些代购店铺所说的自己有大型私人供应商或者是国外产品代理之类的,多数是骗子。

  那些能够提供各种海外采购证据的反而可疑,因为真正代购的很少是有小票的,因为海关查到会被扣税,一些正品代购不敢放小票。

  总之,代购有风险、购物需谨慎!即使希望购买国外产品,一定要选择自己相熟的亲戚或朋友,不要轻易相信不断向你推销的人。或者选择正规的跨境电商或国外电商超官网。另外,对于收购奶粉罐、保健品盒的现象坚决说不,否则难保今日卖出的包装盒哪天会以另外的形式重新回到自己手中。

  “更多的情况你不能说它是伪劣品,而是A货也就是所谓的高仿货。他们知道自己的产品出不了太大的问题,因此会更加猖獗”,陈航说自己之前看过新闻,2015年上海公安破获了1.7万余罐假冒奶粉,经过产品检验后发现符合国家标准。

  正因为如此,很多维权的消费者即便自己出资对产品进行检验,可能会发现她们买的奶粉、保健品等与真品的营养含量相似,仅有难以测量出的微量元素存在差异,短时间的使用差别也很难显现,因此维权的问题往往会不了了之。

  对此,记者也咨询过相关部门,他们表示,对代购的商品尤其是奢侈品的真假很难辨别,确定不了假货,维权就很难办。有质量检测科学研究院相关人士说,对于奶粉、保健品等,他们只能检测标准,无法对品牌真伪做鉴定。

  在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总裁阿拉木斯看来,消费者凭借个人力量仍然很难维权,而且我国法律在跨境消费问题上还不够完备:“一旦代购的产品出现问题,国内的消费者与国外的厂家间的关系由谁来协调,怎样具体实施维权行为,这些都需要通过法律进一步细化”。

  代购花招的不断翻新以及维权困境让买家深感无力,遇到代购群疑似售假事件后,妈妈们每天都会在群里讨论防骗妙招,但她们始终有一个担忧,“就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2014年8月,海关总署第56号公告正式实施。此后凡是未按照规定办理报关手续的跨境电商交易和代购行为,都将涉嫌走私。这样的一个规定,直接让“代购”进入了一个“灰色”地带。

  代购中蔓延的信任危机仅靠舆论压力似乎难以遏制。去年4月8日,我国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新政策,并同步调整行邮税,国家财政部关税司发布的新政策中明确提到此次税改的目的,就是为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促进跨境电子商务健康发展。

  税收新政的实施在很多专家看来,也是促进这个行业规模化、规范化发展之举。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研究员赵萍认为,“这次税收新政将给该行业带来大洗牌,一些小弱差的商户不得不退出竞争”。尤其是那些只顾打价格战、商品单一或严重依赖保税仓储的商家压力更大。对于这种赚政策空间利润的公司而言,如果不转型,将面临商业模式的崩溃。

  对于跨境电商而言,政策将单次交易限值提高至2000元,同时设置个人年度交易限值为2万元。并同步调整行邮税政策,将目前的10%、20%、30%和50%四档税率,调整为15%、30%和60%三档,新政实施后购买超过2000元的高档奢侈品税负会明显上升。

  在思思这样的个人代购圈中也传递着一种紧张情绪,按照规定进境旅客进境物品5000元人民币以内可以免税,超过5000元的需要走申报通道,“但之前绝大多数代购都会走无申报通道,群里大家会互相提醒最近海关查得严不严”。

  思思向记者展示了他们内部群的一个通知:从2016年10月12日起至2017年1月12日,海关人事处各地开始抽调人员,专门针对代购“走私“进行大范围开箱,上海、青岛、北京各大机场,进入了紧急严打状态,人头代购进入冰期,深圳湾口岸观察发现,每四分钟有4名旅客行李被抽查,约为以前的4倍。

  依靠代购行业发家的转运公司也感受到了压力,由于直邮费用很高,人肉带回又有被查扣的风险,个人代购者采购完毕后找到当地的转运公司帮忙邮寄,大大减少了邮寄成本,然而很多转运公司其实处于灰色地带。

  “姐姐在日本做转运两三年了,主要进口化妆品、保健品,从去年税改后,每个订单都要申报,大额订单会被分箱,导致整个物流过程变慢。而且化妆品的税挺高的,有时候一单1500元左右的货会被抽300元左右的税,加上邮费,这个成本就高了”,采访中有人向记者透露。

  不过消费人群已经培养出来,真货代购的淡出,反而给假冒品提供了更大的市场。

  “良心代购没有竞争力,面对质问我们价格为什么如此之高的买家我们也没有办法”,思思对如今的情况有些担忧,甚至一些代购开始寻找提高利润的旁门左道。

  在不断紧缩的税收政策和加大检查力度的海关面前,真正个人代购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少,加上一些不良代购商把市场搅浑,稀薄了人们的好感和信任。不过,观察者认为,代购乱象的各种弊病最终还是需要靠市场来终结。只有国内的商品足够优质和便宜,才能从根本上实现洗牌。

  陈航逐渐减少了代购次数,“各种税、邮费加起来,一单挣不了多少钱,付出的时间精力远比其他工作成本高”,而且受代购热的影响,澳大利亚也开始出台措施针对其中的一些不良现象。

  澳大利亚乳业局一名分析人士曾对记者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已出台相关政策打击非法奶粉出口。随着中澳自贸协定开始实施,两国贸易往来势必更通畅,代购利润空间将被有力压缩,囤积居奇以牟取暴利的行为终将消失。

  采访中,美国留学生齐然告诉记者,之前他专门做美国代购,产品主要为轻奢品牌、箱包配饰、运动品牌产品,淘宝店和微信朋友圈是最主要的销售渠道。

  “去年春节以后,明显感觉代购忽然一下子好像穷了、没人买了。我周围很多做代购的朋友都反映春节以后订单少了很多,有时候一个月也没一单”,这跟之前情况完全不一样。

  齐然对代购的未来发展并不乐观,跨境电商对代购市场的收割以及中美差价的缩小让他觉得,个人代购这个行业的前景只有几年,“死掉一批业余的、规模小的,即便那些有跨境电商平台做靠山的所谓海淘买手也一样面临着挑战”。

  思思的几个朋友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去年跨境电商新政之后,生意淡了好多。因为都走阳光通关渠道,每单必税,而且有的品类税率提高了,成本上涨,价格又提不上去”。思思在去年年底也有几次被海关查出携带超额化妆品,“一下子被扣了近万元”,她也慢慢心冷,“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在“青岛妈妈代购群事件”数以千计的留言中,有人说,任何新型事物的崛起,都有其比较薄弱的一面显现,在形成完整的体制之前,必然会有一个矛盾集中和凸显的地方,经过不断激化、善后、规范,最终都能找到一个令矛盾双方认可的出路。

  一个被骗的妈妈在朋友圈中说,“追逐利益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利益面前丧失掉做人的品德与底线。世界上根本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针不刺到别人身上,他们就不知道有多痛”,对她而言,那个曾经深信不疑的朋友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挽回了。


×
全国服务热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