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狐全站app

+

朱梓骁到底有没有卖假货?

发布时间:2022-07-06 10:16:33 来源:火狐全站app 作者:火狐首页

  上周新腕儿发布了一篇《朱梓骁半年带货12亿,多少货来自华强北》,文中对朱梓骁、马帅、毛光光等带货美妆带货主播进行了分析,在分析过程我们发现朱梓骁直播间内的美妆货源略有异常,于是专门对其直播间进行了调查和采访,文章出乎意料的反响很大。文章发布后,有不少美妆行业人士前来爆料,又给我们提供了大量有关主播朱梓骁的信息。

  朱梓骁团队的相关负责人也在第一时间联系到了我们,并针对文章中的疑点进行了解释。很遗憾,朱梓骁方面的回应不仅没有说服我们,反而让我们产生了新的疑惑。

  1、朱梓骁是明星主播,所售商品均为正品,网友造谣称朱梓骁卖假货的行为并没有事实依据,且已构成侵权。

  2、朱梓骁曾多次为爱茉莉旗下产品带货,也多次晒出品牌授权书。关于网友反馈的购买到“雪花秀与自购版存在差异”完全是正常现象。

  3、匿名网友反馈的两次鉴定都为假货的问题,并不可信,因为所用的鉴定机构是非官方认可的鉴定机构,无资质、无鉴定资格,且并无事实依据。

  4、阿玛尼产品本身没有外包装,商家加上塑封是为了给用户更好的购物体验,集美奢品荟 (深圳市美釉美妆贸易有限公司)所卖的阿玛尼大师粉底液3是从茂业商场采购,有采购合同和发票。

  6、文中提到注册地址位于深圳华强北的“集美奢品荟”、“浩瀚星辰”等商家,均有完整的资质链路,包括资质、检疫、采购协议、报关单、发票等。对这几家公司的质疑并不属实。

  截至发稿,新腕儿从未认定,也从未判定,朱梓骁在直播间内贩卖假货,知假售假。

  我们只是本着客观还原事实的原则,将调查结果和相关人员的亲身经历进行公开发表。至于真假问题,相信看完这篇报道,大家心中自有裁定。

  但近日,新腕儿从美妆行业资深商务人士刘先生口中得知,他曾在朱梓骁直播间内购入一套雪花秀套盒,在收到货之后,因发觉产品不对劲,第一时间找了该小店的售后进行询问。结果,在与售后交涉过程中,他发现自己不仅买到了假货,而且连购买这套雪花秀连产品链路都是假的。

  据悉,这家为朱梓骁直播雪花秀供货的小店名叫“兆邦美妆”。经新腕儿调查发现,这家小店曾服务于各大带货主播,但与朱梓骁的合作频次最高。

  根据飞瓜数据专业版后台显示,“兆邦美妆”在近30天里,已经与朱梓骁合作了11场直播。

  据刘先生回忆,他在收到产品的第一时间发现了产品有异常,于是前去询问售后,是否可以提供与产品相关的检疫证明和报关单,在收到售后提供的材料之后,他发现漏洞百出。

  据刘先生透露,售后提供给他的材料显示,这套雪花秀套盒的报关时间在2020年10月26日,检疫时间为2020年10月28日。而刘先生买到的该产品底部显示的有效期为2023年11月26日。

  通常来说,化妆品保质期均为3年,以此推理,这套雪花秀产品的生产日期应当是在2020年11月26日。因此,刘先生合理质疑道“如果是这样,岂不是产品还没生产出来,报关单和检疫证明就已经先有了?”

  刘先生向新腕儿提供了一张供货证明,该证明上写道这批化妆品是来自‘上海恬可化妆品有限公司’,而供货证明的水印上写的是‘妍姿雪美妆’,这二者与“兆邦美妆”小店,本无瓜葛。也就是说,这张供货证明并没有证明这批货的真实来源。

  “这张证明的右下角的落款存在明显的ps痕迹,‘上海恬可’这几个字明显是后期被改动过的,连字体都不一样。”刘先生进一步提出了ta他的质疑。

  这批货的真实来源,尚且无从溯源。但根据售后提供的资料可以认定,这套雪花秀产品存在链路造假的行为。

  同样的链路造假行为,还出现在了新腕儿在朱梓骁直播间内购入的一款阿玛尼产品中。

  在上篇文章中,新腕儿提到曾在8月31日,从朱梓骁直播间购入一瓶阿玛尼大师粉底液3,挂售这款粉底液的小店为“集美奢品荟”(深圳市美釉美妆贸易有限公司)。收到货品后,新腕儿向售后进行了相关资质询问和求证,但小店售后多次向新腕儿提供了打码的发票和资质信息,新腕儿多次追问后,售后人员表示,这个属于公司机密,无法向消费者提供。

  对此,新腕儿也同步向朱梓骁团队进行了求证。在朱梓骁团队的回应中,提到这批从“集美奢品荟”(深圳市美釉美妆贸易有限公司)买到的产品是从“茂业商场”采购,并有相关采购合同和发票可以作证。在新腕儿多次要求下,终于从朱梓骁方得到了一份看起来十分相关的增值税发票。

  发票Title显示,购买方是一家名为南京花之茗化妆品有限公司,而销售方为上海百联百货经营有限公司。从公开信息来看,这家名为南京花之茗的化妆品有限公司与深圳市美妆贸易有限公司并无任何关联,而对方也并未提供进一步的明确采购资料信息。

  在这张发票的购买明细中提到了,这批产品购于2021年2月26日,也就是大概7个月前,我们尚且不论这批货在集美奢品荟仓库里躺了多久,先来盘一盘“集美奢品荟”从朱梓骁直播间内卖出的阿玛尼粉底液数量。

  根据飞瓜数据显示,仅8月31日当天,朱梓骁卖出的阿玛尼大师粉底液2/3累加起来达到了335支。另外,我们又随便找了一场朱梓骁的直播记录,飞瓜数据显示,这一场中,阿玛尼的粉底液销售数量达到343支。

  也就是说,朱梓骁团队号称的阿玛尼粉底液从专柜采购,仅采购了100瓶,但实际销售可能达到几千瓶。

  经新腕儿深度调查发现,同一款阿玛尼大师粉底液,在朱梓骁直播间、茂业商场、华强北档口,分别被卖出了339元、630元以及250元的价格。

  而根据业内人士以及朱梓骁方提供的信息,国内专柜会定期以折扣低价将大牌美妆们销售给一些第三方美妆公司。根据朱梓骁团队提供的发票明细显示,当日共计购入了包含阿玛尼大师粉底液在内的8款产品。其中,阿玛尼大师粉底液购入总量为100瓶,单价为442.78元。

  那么问题来了,新腕儿从朱梓骁直播间内购入的价格为339元,也就是说,朱梓骁直播间内的阿玛尼粉底液,要比从专柜批量打折购入还要便宜近100元。

  本着深入探索,尽可能还原真相的原则,新腕儿特地飞往了深圳华强北的茂业商场进行了实地考证,并在茂业商场以630元的原价购入一瓶阿玛尼大师粉底液,进行了比对。结果发现该商场款粉底液与朱梓骁直播间的“集美奢品荟”买入的产品并不一致。最明显的是,中文贴标字体的区别。

  对于贴标签一事,经新腕儿向业内人士求证得知,通常来说被认证的正规渠道美妆产品,都会在进口产品上贴好中文标签,且上面要显示进口登记证号。虽然这两个粉底液的各种信息齐全,但仔细观察对比发现,不论是产品的中文标签尺寸,还是标签上的字体大小,从朱梓骁直播间购入的这款粉底液小标都明显更粗糙。

  熟悉朱梓骁团队的业内人士李振在看到实物对比后,佐证了我们的猜想:“正品美妆贴标签,不会在产品一整面都全部覆盖的,这明显是后贴上的去的,标也太假了。”

  为了一探究竟,新腕儿前往与茂业商场仅有一街之隔的明通数码城(俗称华强北),并在明通的美妆档口,以250元的价格购入了同款阿玛尼粉底液。

  在茂业商场买入的阿玛尼粉底液,商家开具的是正规的购物小票和发票。而对比之下,在隔壁明通数码城买入的阿玛尼粉底液,档口老板仅提供了一张机打的购物凭证。“我们这些是水货,都没标。但你要是需要,我们可以帮忙联系工厂贴标,几毛一个。”档口老板如是说。

  我们给朱梓骁算了一笔账,倘若这批粉底液采购自茂业百货,在不考虑其他成本的情况下(人、租金、水电、平台抽成5%、邮费等),每卖一瓶阿玛尼的粉底液,朱梓骁就要为此补贴100多元;而倘若采购自明通某档口,每单可以赚接近90元。

  按照正常商业规律,我们完全可以合理推测,这批货品的来源并非专柜。当然我们也不排除,朱梓骁先生是认真在做慈善的可能性。

  在上篇文章中,新腕儿指出频繁出现在朱梓骁直播间的几家店铺,注册地址均在华强北附近。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我们文章发布的三天后,文中提到的小店“浩瀚星辰”(深圳市连连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凭空消失了。截至发稿,该店信息已经无法在某平台上搜索到。

  在8月31日的那场直播中,朱梓骁与“浩瀚星辰”共卖出399元的雅诗兰黛小棕瓶2308件,销售额达73.7万元。

  据李振透露,在朱梓骁直播间里,一瓶399元的雅诗兰黛小棕瓶的佣金最多能高达25-30%。“大牌美妆产品,尤其是小棕瓶这种硬通货,就连薇娅李佳琦也绝不可能在这个售价的前提下,拿到如此高的返佣。”

  新腕儿发现出现相同情况的不止一家。为朱梓骁直播间长期提供美妆中小样的“美莎严选美妆”小店,近期也显示“店铺整顿中,无法进入”。

  新腕儿根据“浩瀚星辰”(深圳市连连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来到了他们公司的办公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华强北街道福强社区深南中路2068号华能大厦8层A17。新腕儿发现该公司大门紧闭,不知人员去向。

  同样,新腕儿同日来到了与朱梓骁长期合作的店铺“集美奢品荟”工商登记地址,发现办公地也已经人去楼空,门口贴纸上显示:公司已搬走。

  为何这几家小店在我们稿件发出之后,或小店下架,或人去楼空,更改办公地址,新腕儿甚是不解,针对以上疑点,还请朱梓骁团队给予合理解释。

  7ml的雅诗兰黛DW粉底液,卖49元;5ml的雅诗兰黛小棕瓶精华眼霜,一瓶69元;125ml的兰蔻粉水中样,一瓶79元;50ml的兰蔻粉水小样,两瓶65元;50ml的兰蔻极光水,一瓶94元。

  这些小样对于消费者的诱惑是巨大的。以兰蔻极光水为例,只需要花 282元买入3瓶50ml的兰蔻极光水小样,就相当于买到一瓶150ml规格的市场参考价为790元的正品,直接打了个三五折。

  也正因如此,这些小样一直卖的不错,在朱梓骁直播间内多款小样单品GMV动辄上百万。

  以50ml的兰蔻粉水小样为例,在朱梓骁直播间,两瓶兰蔻粉水小样售价65元.根据飞瓜数据专业版显示,近30天里,有四场直播在卖,共卖出了1.5万件,单品GMV达99.9万。

  另外,售价49元的7ml雅诗兰黛DW粉底液,三个月卖出了3.2万瓶,单品GMV达到了154.8万。

  据不完全统计,从5月份到现在,通过朱梓骁直播间卖出去的美妆小样已经超过5000万元。

  在8月初的一场直播宣传画报上,更是直接将小样宣传写在了海报上,“正装太贵?大牌小样任你选,库存共计100000件!最低只需8.13元”。

  首先,化妆品小样本应是在线下专柜或者网店购买正品时的附属赠品,真的能光明正大摆到台面上售卖吗?毕竟,此前在李佳琦、薇娅等多位头部大主播直播间内,大牌化妆品小样也多是以赠品的形式送出,未曾出现过单独作为选品买卖的行为。

  对此,从事大贸美妆行业的刘军然告诉新腕儿,按照化妆品监管的新条例,作为赠品的小样是不可以进行二次销售的,这会涉及倒卖行为。

  刘军然表示,目前市面上流出来的中小样数量十分有限,基本都是来自专柜和丝芙兰,数量早就超出了正常的配赠数量。

  “试想一下,按照品牌方正常配赠的话,市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货源?朱梓骁直播间的小样大部分都是假货,买到水货都算是消费者烧高香。”刘军然表示。

  为了一探“假小样”的水有多深,新腕儿近期,也在深圳明通数码城中的一个档口上,买入了多个国际大品牌的小样,其中包括朱梓骁直播间内出现过多次的雅诗兰黛DW粉底液(7ml)、兰蔻极光水(50ml)、雅诗兰黛小棕瓶精华眼霜(5ml)等。

  令人玩味的是,在购买过程中,该档口老板吆喝道,“你想要什么的小样,我们都可以有。”显然,这些小样多半是传说中的水货和假货。

  据刘军然透露,相比于对商品正装造假,小样的包材更简单,对密封要求低,生产更简易,而且能够以更低的造假成本获取最大的利益。想必一些投机分子,也正是看中了中小样中间的巨大利益诱惑。

  而在我国,中小样也同属化妆品范畴,只是产品规格不同。“对监管部门而言,并无‘中小样’的说法,和所有化妆品一样,如果出现无合法来源的小样,一样要受到法律的制约。”刘军然表示。

  显而易见,这些不合规的“假小样”、“水小样”,一旦流通到市场,并产生买卖行为,就应当判定为违法。

  对此,新腕儿想不通的一点是,朱梓骁方难道对卖小样或涉及违法这件事一无所知吗?我们还观察到,给朱梓骁直播间提供小样产品最多的“美莎严选美妆”近日已经关停 ,某平台显示店铺整顿中。

  朱梓骁团队在给新腕儿的回应中强调,朱梓骁十分勤奋,很爱惜自己的羽毛,不可能带假货。在9月24日,某平台的电商达人峰会上,作为电商优秀达人的代表,朱梓骁登台发言,大喊达人也是一份责任。

  我们暂且先不纠结语法表述问题,就想问问朱梓骁,您真的承担起了对消费者的责任了吗?

  据了解,今年6月,韩国玥之秘株式会社旗下专业防晒品牌“玥之秘”曾在抖音和微博的官方账号正式发布严正声明,称目前市场上出现了低价不明质量产品,并直接点名圈出朱梓骁等主播。

  如此直接的警告,朱梓骁以及其团队选择视而不见,并未做出公开回应,试问,朱梓骁尽到达人应该尽责任了么?

  新腕儿发布的上篇稿件中,报道了目前网上有部分网友对朱梓骁直播间买到的“假化妆品”提出了质疑,并公开发声维权。经新腕儿深度调查发现,这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用户评论被埋在了冰山之下。

  没错,朱梓骁的团队存在严重的控评行为。新腕儿就观察到,在小红书上,但凡是有关于朱梓骁负面的评论下方,都会有专人在下面狂刷好评。

  这种控评现象还出现在某平台直播间内。一位曾自称在朱梓骁直播间买到假货的消费者告诉新腕儿,“我在留言区评论朱梓骁卖假货之后,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李振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朱梓骁背后有专业的控评团队,而且早在去年十月就出过事,“那些说买到假货的评论,大多数都在其他人看见之前就被控制了。”

  对此,新腕儿再次心生疑惑,倘若真的问心无愧,朱梓骁团队为何要花大把时间在控评这件事情上?在看到众多网友质疑产品问题时,难道不应该及时自查反思自身的问题吗?恐怕是在害怕负面评论影响了自己的声誉?还是灰色利润太诱人,实在无法割舍?

  对于这一点,新腕儿倒是在于朱梓骁团队沟通的过程中,得到了真实回应。朱梓骁的供应链负责人意味深长地对新腕儿说,“这是整个行业的问题。”话闭,还给予了新腕儿“三观极正”的赞扬。


×
全国服务热线 :